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唐剑侠录‧神龙卷

大唐剑侠录‧神龙卷

添加:2017-06-08来源:人气:加载中

 字数:5000
               第二回
 
  女子肉眼虽未见刀气,然靠着瞬间感应到的危险,侥倖避过,浑身已是冷汗 淋漓,不复先前的从容,断无料到区区贼鼠辈能使如此高深武学。
 
  华坤火也不急着进攻,咧嘴邪笑曰:「这下是否配得知晓侠女芳名?」 
  「……」欲拖延时间思索解「刀气」之法,女子不甘不愿的开口:「……符 繁霜。」「原来是符姑娘。」书生脑中一转,将这三个字比对脑中高手名录,仍 一无所获,只得续问:「观女侠剑术不凡,能躲过在下『游魂夺魄』绝技的,女 侠乃是第一人。敢问何门何派?」
 
  「……不说。」见书生听自己这般回应,面色一沉,符繁霜胸中暗暗叫苦。 
  不愿道出门派的原因,说破不值一文。只因「二大剑门」除剑术外,亦以正 直持守为誉。符繁霜一派,上下均定素色单绕襟绣门徽袍,搭青色中腰襦裙为常 式,若远行更须以帷帽遮面。
 
  在本朝服装趋於华艳、偶有遭讥为裸露淫荡之风下,此常服尤为保守。 
  符繁霜在派内自也是如此装束。然奉命外出,思量「虽鞭之长,不及马腹。」 
  约束削弱,少女心性不再压抑,甫至投宿之城,便购入时下仕女盛行服饰更 换。若自报门派,装束不检之行恐传入派中,届时轻则抄书十卷、重则巖穴面壁 参道数月,可比要了符繁霜的命还苦。
 
  是故尽管报出家数是利多於弊,少女依旧绝口不提。
 
  书生可不知晓箇中缘由,面色一沉,道:「无妨,待不才以刀问之!」 
  招式接续而出,刀气不减,招招渐快。
 
  霎那间,两人所处的破落庄院被斩为尘灰四散、笼罩周身。
 
  暗云蔽目,两派观者均忧,又怎及尘中符繁霜之愁?也顾不得藏招,「凭化 迁剑」、「众星列式」、「五星变」等诸剑齐出,护住周身、提防不知将从何而 来的刀气,其间依旧勉力寻他空隙,见缝插针。
 
  尽管招式一变再变、以快打慢,符繁霜还是渐趋下风。在她使出「众星列式」 前二式,就被华坤火哈哈一笑、道破派别后,心上更慌,露出破绽。只见刀锋自 下而上挥出,离女子分明还差了尺许,她却如临大敌,深知收剑不及,勉强再退, 却不料后背碰上一堵未塌垣壁、阻住退路!
 
  刀气於石地画出一道浅沟逼近女子,旋即往上直扑喉颔而来!眼见躲无可躲、 生死攸关之际,符繁霜顿然福至心灵,足根倒蹬垣壁、身子拔地腾起,然则刀气 紧逼,离地数尺处,女子运劲又是一蹬,向前腾出丈许、半空中旋身。「轰隆!」 巨响,却是那墙垣碎裂,少女却已直直飞过书生,落在他的身后。华坤火刀气追 至半途、内息不济,只得收手。
 
  符繁霜虎口逃生,方才一跃较平时轻盈,不知是临危使然、抑或轻功於未经 意间增进?思索之间,亦不敢对眼前承平天将有所轻慢,举目遍视其身、寻其空 隙。忽见墙垣坍落处有五彩斑斓物,尘烟漫天中仍是辉煌夺目。不是宝石、却是 她的「百鸟裙」!
 
  原来适才华坤火刀气贴着符繁霜肌肤滑过,未伤着身,却划开衣带。
 
  裙裤本松,加之纵身一跃,那百鸟裙与软褶裤便垂落在地。符繁霜感到轻盈, 倒有部分是除去下着之故。
 
  岳映水之鑑不远,纵使心中羞怒焦急,符繁霜仍不敢遮掩,执剑捏诀、脚踏 八卦,一派端严气象。然看在华坤火眼里,敞开的襦衣已失却蔽体之效:少女诃 子、亵裤毕现,前者还被由下自上开了道口子,两团玉峰呼之欲出;亵裤遭汗液 浸湿,乳白衣色中透出一丛青黑。更遑论两条结实弹嫩、毫无遮掩的玉足? 
  再说一旁几乎遭遗忘的岳映水,毒性渐至全身、动弹不得。虽离战局颇近, 浑身沾满灰土,狼狈至极,却侥倖无伤。少女本人对泥污不甚在意,全心观战, 竟获益匪浅,以往父兄指导未通处,此刻有豁然开朗之感。
 
  她见符繁霜挺胸而立、左足踏「乾」位、右腿踩「艮」卦,双腿撑开,更绷 的衣裤直欲撕裂,臀缘下半已然离衣而出。纵使同为女子,也看的是脸红心跳, 不禁钦佩符繁霜心智清定、临危不乱。
 
  目光移至承平秀才华坤火,骤见其腹下襴衫鼓起,内里有物欲出。
 
  岳映水臆度那兴许是暗器,正要出声提醒仙子时,「嗤咧!」一响,果真有 物裂衣迸出,却不是暗器,而是阳器!
 
  岳家每逢祭祀,岳映水之父便率家中众人,往飞瀑下净身练心。无论男女老 幼悉着单衣,经悬流一沖,几欲透明。长者虽不在意,岳映水倒是对於在朦胧布 帛之下的男子躯体深感好奇。只是万无料到实际见男子阳物,是在这般情况。 
  那肉棍如擎天不周之山、夏禹定江之铁,端的是气势磅礴,其上血脉似虬龙 盘据、狰狞猛恶。少女曾窥父兄所藏之欲书,知男女行人道时需阴阳交合,然策 中可未提及男子阳器能膨大如斯。
 
  『要是真进去,身子岂能不裂开……?』
 
  一旁岳映水惊惑交杂,符繁霜却是羞怒并生。尽管派中戒律甚严、又清一色 俱是女子,可不碍她们知晓男女之事。何况先前符繁霜赴洪州斩恶首时,正巧遇 上他逼奸良女,为符繁霜所诛后,阳物仍坚硬如铁。少女好奇之下,还细细观察 了一回。
 
  此刻见华坤火之物,竟比那洪州恶煞粗上五分、长上三寸,赤红杵尖有透明 欲液汩汩流出似龙涎。
 
  「枉你还作书生打扮,没想是衣冠沐猴、虚有其表!」符繁霜见贼獠吐息粗 重、目放淫光耽视己身,娇声喝叱。
 
  她却不知华坤火所学,是异域《光明经》中「三界五道」邪功。既称「邪功」, 自然凶险万分。书生为斩除少女,强行逼出十二成功力、运起「游魂夺魄」刀气 绝技,代偿便是神识渐遭夺蚀,入於魔道。
 
  入魔之徵因人而异,华坤火之魔原为嗜杀之「修罗」,却在见了符繁霜外泄 之春光后,转为「畜生道」中欲魔。
 
  「如此标緻身子,杀之可惜。你我亦非有不共戴天之仇,何不握手言和?若 仙子有意,咱们亦可行些『乐事』,交流交流……」
 
  秽语至此,那肉菇似又涨大了几分。
 
  「无耻淫贼,速速就死!」
 
  几番交手,符繁霜心知刀气虽长,攻势却缓,於是不退反进,贴身短打,除 右手剑招外,左手撮指作剑,加之双腿,四肢交互猛攻,看得一旁岳映水是目不 暇接。
 
  剑光刀气吹散周围五里尘雾,倒让远观众人老大吃惊:怎地不过一盏茶的时 间,两人便衣不蔽体!?又符繁霜採进身猛攻,手足挥动间,亦牵动胸脯与雪臀, 真可谓「波光荡漾」、晃动弹跃不弱於拳脚之势。
 
  一帮山贼「咕嘟」吞了口唾沫,只恨平时不勤练眼力,好看的清楚些; 
  而村内良民们,早在庄院崩塌时躲回屋里去了,就遣个胆大的乾瘦少年「毛 六」在外窥察情势。
 
  不过这无边春色让毛六全然忘了使命,隐於枯松后、手握阳物,竟对着拼命 回护己方的仙女自渎起来!
 
  回头说华坤火在快攻之下节节败退。眼见计策奏效,符繁霜左手变掌为指, 欲点其腕上「曲池」穴时,陡觉胸前一松。
 
  原来头先遭书生一斩、将断不断的胸兜,终究还是成了两截飘落,少女两乳 腾跃而出,乳尖挺立,朱红娇嫩似雪中梅蕾。
 
  毛六望那奶子饱满圆润,翻跃蹦跳间好似调皮的乳鸽,一颗心也差点随着跳 出腔外,恨不得握之揉之、捏之舔之。思忖间阳关失守、浓精「噗噗噗」地全喷 在松木上头。
 
  匪贼中有欲令智昏者,竟往场心走去,口中叨念着:「大哥,你看这娘们简 直是极品,咱们把她捉来当压寨夫人如何?」
 
  按寨内规矩,如有美女,三名寨主先享之,玩腻了便施予众贼轮奸,那「压 寨夫人」的「压」字,倒有「众贼尽压」之意。
 
  此贼忖思如此尤物,只怕大寨主要玩上数月,然现下二、三寨主已殉,轮到 自己调风弄月之日,亦不远矣。
 
  胸中打着如意算盘,岂知走没几步,身首顿时分家,身子还往前走了几步才 倒地,血如泉涌!众贼不料大寨主刀气所及渐远、敌我不分,望着弟兄死不瞑目、 化为满地血浆,头颅还咕漉漉地滚到脚边,恐惧登时压过欲念,纷纷怪叫四散。 
  毛六也双膝一软,倒在地上半晌起不了身。
 
  符繁霜失掉胸前最后一抹遮掩后,香汗自琵琶骨滑下,沿途毫无阻碍,沿着 细嫩的胸脯滚至粉尖、将落未落,端的是晨花带露,令华坤火馋涎欲滴。 
  少女又踏步上前,乳尖弹动时,几滴馨露弹向书生,他趁势一吸,觉口中甘 甜、如饮佳茗。
 
  见符繁霜右腿抬起、踢向自己面门,书生陡然前踏一脚,两人间距缩短至鼻 息可闻处,左手连点她右腿「风市」、「阳陵泉」、「商丘」三穴,符繁霜右足 就这么抬架在书生肩上、难动分毫!
 
  少女未料书生亦通点穴,大意中招,右手剑招欲救、又感背后刀气逼近,不 得以只好反手对之。
 
  二人其间不过二三寸,稍有不慎即入险境,符繁霜不敢分神,一时两人刀剑 双手打的难分难舍。
 
  但她却忘了华坤火下身还有把「出鞘之刀」,直至滚烫的「龙首」触及下腹, 湿热坚硬之感让少女娇躯一颤,守势溃散,书生右手刀本为扰敌、不趁势攻进, 反倒是左掌切入,在那鲜嫩乳房上狠狠捏了几下,果真是满掌温滑,柔腻之中藏 有一点微硬尖蒂,搔的他心痒难耐。
 
  常人勃起后,阳物多只能朝天,然而华坤火气之所至,竟能左右方位。 
  此时龙首低探,叩门寻幽,竟勾住符繁霜仅存亵裤裤腰、便欲扯下!
 
  少女惊慌仅是一瞬,弹指间又重整态势,剑掌齐出,逼得书生松开掌中粉乳、 兀自恋恋不舍。
 
  虽扳回颓势,勾住少女的赤龙却未停下,符繁霜觉知龙首已触及阴门,想自 己尚未长齐的耻毛已尽收淫贼眼底,羞恼之下拼命运气冲穴。书生又怎会使其称 心如意?龙吐涎液,就要探入幽丛花径之中!
 
  「不、不行!」符繁霜惊觉处子之身将被书生夺去,不禁开口。
 
  「哈哈!如今讨饶,为时已晚!如此绝品在前,本寨主岂有不享用之理?这 未破之瓜,就让本寨主开了吧!」嘴上得意,华坤火阳具却在径外逡巡。 
  这倒不是他不愿探入,而是处子径口本窄,书生之物又巨,即便有汁润滑, 一时半刻也不得其法而进。
 
  如此隔靴搔痒,饶是少女心性坚定,亦麻痒难当、情欲将生,桃花源中彷彿 有细水潜流。
 
  幸而书生点穴法未娴,此时符繁霜膝外「风市」穴终於打通,右膝一收、如 急流勇退,倒跃数丈,顺势解了剩余二穴之制。
 
  华坤火功败垂成,勃然大怒,龙杵震动,竟遥遥射出一泡浓浊白精,若李广 飞箭、至猛至迅,直向符繁霜下体而来!这等招式,只怕连符繁霜之师亦平生未 遇,少女侧身一让,白矢仅仅擦过小裤,势头不止。
 
  这下岳映水可就倒楣了,符繁霜一闪,那泡白精便直朝自己而来,偏生斧毒 已至颈、周身麻痺. 就在躲避不得、张口欲呼之际,黏液已溅的她满身,不少还 入了她的嘴里、腥臭难当。
 
  符繁霜听闻身后咳呕声,才知波及无辜。强敌当前、不敢回首,目视前方问 道:「姑娘,没事吧?」
 
  「咳…咳,无、无妨,多谢仙子挂心。」猝不及防地吞下几口精液,嘴中腥 黏作呕。毒性渐升至喉间,岳映水不愿仙子分神,强作镇静。
 
  语毕,毒入脣颊、麻木僵硬,无法出声,仅剩两枚乌溜的大眼转动着。 
  华坤火强行运功,此时渐有力不从心之感,知时限将近,脚踏八卦,绕至背 西面东之位。
 
  符繁霜方才喫了一亏,不敢再进,书生走,她也走,始终维持一丈等距。书 生停下时,两人加上倒地的岳映水,俯瞰呈鼎足三分态势,而实际仅东西二人分 庭抗礼。
 
  符繁霜见书生立於背阴,左脚「乾」、右脚「坤」,环首大刀隐於身后,以 她位置仅见书生左半边身子。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捏了个剑诀,盘算用不变应万变。
 
  岳映水倒地位置,正巧将两人身形尽收眼帘。
 
  眼见那恶首之刀渐次转红,如入火炉,赤红如潮水由刀尖传至掌、腕、肘, 不消片刻,恶贼身躯分而为二:左半毫无异状,右半却浑似蒸熟之蟹甲。 
  正想仙子面对如此怪相,何以镇静如斯?陡然察觉以仙子位置,目仅能见贼 首左半身子、难察右身异样。
 
  欲张口指点而不得,心急如焚。
 
  「符姑娘,此招『火然泉达』绝技,威力远胜『游魂夺魄』,小心了!」 
  语落,刹那间华坤火遍体生焰,衣衫尽焚,炎光沖天,热气所至,竟使足边 草木凭空燃烧!
 
  此招非邪典内所载,而是华坤火家传。招式取意自亚圣「四端」之论,此招 一出,内中正气倒把邪功欲魔沖淡不少,是以反常出声提点符繁霜,或可谓「人 之将死,其言也善」。
 
  然符繁霜见此招宛如炎帝降世,竟不知如何禦起。胸中闪过「众星列式」 
  、「五星变」等数十招式、上百变化,彷彿无一能与之敌。偶尔窥见师尊师 姐之独门绝技,自己又使不上来,心急火燎。
 
  『不料招式未得,先化成他人招下亡魂……』符繁霜正待引颈就戮,突有一 人抡拳奔向华坤火,口中大喊「休伤仙子!」
 
  却是方纔自渎之毛六。
 
  他见仙子情势危殆,不顾生死、一心舍身相救。不过脚步虚浮,紊乱无序。 
  华坤火头也不回、罡风飒遝间,瘦弱男子便似断线纸鸢倒飞而出、重重撞在 一株枯木上头,死生未卜。
 
  这声「仙子」,倒把符繁霜唤了回来:『黎民既有赴死如归之义,吾亦岂能 无有杀身成仁之志?』正气与内力融会於胸臆间,神识陡化清明。
 
  西方烈火焚天,东面无声无形。
 
  一男一女、一邪一正,同时挥出此局最后一击!
 
               【待续

本月热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