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移民的幼儿园老师

移民的幼儿园老师

添加:2017-09-07来源:人气:加载中

 她姓徐,上海人,原是幼儿园的老师。十多年前她结婚又离婚后移民来到国外,自己找到工作后申请了银行贷款,外婆又给她留下一笔钱,这就买了这间离学校近的房子,让朋友介绍学生给她做房客。见她和我小姨差不多年纪,我就管她叫徐阿姨。

  徐阿姨的房子是一幢老式小楼,一层是厨房和小客厅,二层有一大两小三间卧室和卫生间。我住是房子顶层的阁楼,虽然低矮了点,上下楼梯窄陡,但给人一种舒适温暖和放松的隐私感,还有个小卫生间,里面能洗澡,挺方便的。

  晚饭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崭新的家具是前两天新添置的,生活用品都很齐备,方方面面安排得细心周到,心里一阵感动,一种他乡遇亲人暖意油然而生。

 那天下了大雪,我从学校回家。路上就感到不对劲了,头晕眼花跌跌跄跄进门上楼梯时头重脚轻眼冒金星,一脚踩空身体楼梯上重重滑了下来。入冬那会儿学校闹流感,其实我就被感染了,发过低烧但抗了过去了。在国内那会儿感冒发热对我从来不叫病,没想到对付国外的流感就不行了。

  徐阿姨正好在家,听到动静出来一看,大惊失色叫道:「你怎么啦?」她见我满脸通红,一摸我脑袋说:

  「哎哟,勿好啦,你发寒热啦!」她赶紧给我姐打电话,左打右打就是没人接。原来姐和男友度假去了。这学期结束后我还没来及办医保,那年月出国自费留学,全靠课后打工补贴开销,但这哪儿够医院昂贵的医疗费。

  幸好她在上海幼儿园当老师时学过一些护理,懂一些中医疗法,她要我别担心,她知道该咋做。

  那晚高烧发到四十多度,心想可能要挂了,也好,挂了就挂了,总比这般受煎熬强得多!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

  幸亏她端汤送水照顾,房间里喷了许多中药消毒水,又给我也灌了不少解毒汤汁,还给我用中药泡水给擦身退热,连大腿根裆处都有些药香味。

  两天后的晚上,我突然觉得全身大汗淋漓,头脑顿时一清,耳边的听到座钟铛铛敲了整整十二下,子夜时分高烧忽然神奇退了下去。那时她还没睡,见我醒来就摸了下我的额头和脸庞,说:「退烧了,喝点面条汤,好哦?」我这时才觉得有的饿了。

  她见我要起来,急忙摁住说:「别起来,我给你来拿。」她坐在我床边上,身体和我贴得很近。我忽然闻到了她身上一股成熟女人气味,大概叫女人香吧,让我心头涌上一股暖暖的热流。

  虽然刚刚出了身大汗退了烧,四肢还是酸酸软软的,但阴茎弹了起起来。因为没盖好被子,大裤衩高高撑起了大包。

  因为离得近,被她白嫩的手软软地碰到了一下。我赶紧后缩了一下,盖上被子,她像个小女孩似羞红了脸,有点儿尴尬地说:

  「不好意思,不是故···故意的。」她让我好好休息就匆匆出去了。

  过了几天后我基本就没事了,生活恢复了正常。

  周未时,她让我一起去超市购物。当时我己有了驾照,手痒痒的我每次都主动给她当司机。割草扫雪倒垃圾等粗活,也基本让我包了。课余周末时还帮她处理一些文书信件,还一起去图书馆借书看杂志,去餐馆吃过饭,看过几次电影。

  她待人随和但并不随便,是个矜持合蓄的女性,对男女之间的事也很谨慎,有时还会腼腆害羞,像小女生那样红脸。

  日久生情,当然不是那种日。一向说话谨慎的她,向我叙述了她的些往事。

  原来她的第一次婚姻很不幸,前夫是个医生,因和女病人通奸被关了监狱。离婚出国后,爱上了以前的男同学,和他同居了一段后才发现他是有妇之夫。之后因工作上的失误差点被解雇,男上司趁机占有了她的身子,无奈之外她只能忍了。

  我很同情她的遭遇,觉得她缺少的是男人真正的爱,但我却无能为力,只能把她当家人长辈,尽量帮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看得出来她内心喜欢我,却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

  那天我姐打来电话,说要和男友去欧洲一段时间,让我搬到她那里去住。能省房钱当然是好事,我就一口就答应下来,马上向徐阿姨说明了情况。

  「你帮我那么多,真的想……」她的眼眶有些红了。

  「没啥,都是应该的,谢你还来不及呢!」我急忙安慰她。

  「也许这是缘分吧。」她眼里露出浓浓的温情。

  我不由自主地拉住了她的手,就像和老妈告别那样,她脸颊上顿时起了晕红。

  「还会回来吧?」她关心地问道。

  「这···也许会的。」我不确定地说。

  「其实我们两人也可以做好朋友的。」她脸上起了一抹晕红。

  「咱俩应该算忘年交吧。」我说。

  「是···是的,你要能……给我一点点就好啦。」从她绯红的脸和羞怯的表情,我就读出了她的真实内心。

  说实话我那次发高烧,要不是她的精心照顾,真不知现在会咋样呢。真想报答她一下  她见我犹豫不决的样子,怯怯地说:

  「是···是的,有些事是不好勉强的。」搬家前的晚上,她特地做了几个拿手的菜。那顿晚饭我吃得特别香,两人都很开心。饭后,她用一种很复杂的的眼神看着我,鼓足了勇气说:

  「你以后再来住,就不要给我房钱了,你帮我做了那么多,需要钱的话可以问我要的。」「咋能要你的钱!为你跑了些腿都是应该的,以后再来住房钱一定要给的,一码归一码!」我肯定地回答。

  「真的不用给钱了,只要答应给我一点点……」「你是说···爱?」「是···是蛮想和你好,可是·····。」她腼腆地涨红了脸我的心跳加快了,一时也不知说啥好。

  「不要担心,我决对不会说的。你以后再有女朋友,我马上就让出来,如果你还能想到我,也给我一点点,好吗?」紧张期待的眼睛里有一丝哀求的眼神。

  我心中七上八忐忑不安,说:「让想一想。」「好的,好的,我会···会等的你。」道了晚安后,我就回房间去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起我生病时她的关心照料,这是一定要是报答。但和这种年纪的女人做爱,会不会是乱伦?真没想到,平时看上去端庄矜持的她,会提出这样大胆的赤裸裸的要求,这肯定需要一般女人没有的难以置信的勇气。

  如果直接拒绝她,肯定会使她极度失望,我又感到有些内疚。想来想去也没个理出个头绪,不知咋做才能两全其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醒来时天已是清晨时分,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和呼吸声,床边坐着的竟是她。

  我心跳立即加快了,身体里男人的原始性冲动不由自主地被焕发了。
  她脱去了睡衣,拉开了被子,像个圆圆的肉球一溜就溜进来了。我打小就喜欢裸睡,她圆润的肉体溜进我被窝后,我马上感觉到了热呼呼的女性荷尔蒙的强烈的气息。

  虽然我的意识很清醒,但身边这个温香女性的肉体无论如何也无法抗拒了。

  脑子里忽然想起了老炮儿的一句话:管不了那么多了,是死是活屌朝上!

  我灵魂出了窍!不管是真实还是幻想,是美梦还是噩梦,是束缚还是放纵,道德还是堕落,到了这一步,神马都是浮云,神马都没有卵有用了!

  「去你房间好吗?」

  「那···你同意了?」她急切地问。我点点头说恩。她像小女生那样,脸上一片徘红。绽开了笑容。

  「来,我带去你我的房间。」她拉着我的手,两人一起下了楼。

  她,浓浓的成熟女性的品味,给人挺舒服的感觉。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张宽大的带篷帐的铁架床,一眼便让人想入非非意淫满满。

  她在床上躺下了,胖胖的手臂和肥肥的大腿张开,摆出了一个大字。她虽然矮矮的个子但非常圆润丰满,屁股上鼓出圆嘟嘟的肉,两条胖胖的大腿和一对与娇小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硕大乳房。

  我的身体重重地压在他身上,可她完全不在乎。女人身体真是神奇,就像大地一样,再重的大山能承受,再多的雨水能吸干!我发育时胸前和奶子的地方就长了些胸毛,感到她湿热的的舌头,正舔这我胸口和奶子边上的细毛!

  她伸出白白胖胖的胳膊搂住了我的脖子说:

  「先亲亲嘛……!」她娇软地说。白胖的胳膊吊住了我的脖子,翻身就骑在我的肚子上。小白雀斑翘鼻头蹭着我的脸,兴奋的泪水和一丝清涕滴到了我的脸上。

  她把温湿的嘴唇紧紧贴住了我的嘴,水津津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让我的舌头和她暖暖嫩嫩滑滑的小舌头搅成一块,相互吸吮了老大一阵子。

  我慢慢地把她胖乎乎的大腿抬到我的腰间,两手抱起了她两瓣白软软圆鼓鼓的屁股。和琳达的相比,她的阴道长度似乎短了一截,阴茎不能整根插入,只能用龟头在她的阴道里急剧磨擦起来,发出唧咕唧咕的声响,一时间我回想起当年玲姐逼我做的那一次,阴影顿时笼罩了心头。

  她见我蹇着眉头,便问:

  「是底下水太多了,我擦一擦好吗?」她起身拿来了一块热毛巾。

  圆嘟嘟的大屁股反坐在我肚子上,用湿毛巾仔细擦了擦我两粒卵蛋,然后逮住了蹦蹦乱跳的水淋淋的阴茎,手指头沿着龟头的肉冠画了几圈。

  「屌屌老清爽哦」她气吁吁地说。

  不知她是啥意思,也许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阴茎又重返清纯了?

  也许我的这位小弟确有不同之处吧,她看我与小时候我妈给我洗澡看到我鸡鸡时,复杂的表情几乎如同一辙。

  当她撅着屁股对着我时,她的整个阴阜全部暴露在我眼前。一股成熟女性咸骚的气味,从她微微的张开的两片肥厚白嫩的大阴唇里面传出来。

  弯卷的阴毛不浓也不密,一眼就能看到整个阴阜。咖啡色的小阴唇从她两片大阴唇当中的开缝处微微探出,褶纹处闪着晶莹水珠状液体。

  拨开小阴唇一看,阴道开孔处的嫩肉全不见了,只看见一圈爆开的肉瓣瓣,阴道内部白色液体一股一股汩汩流出,透过小大阴唇一滴滴落下,把我肚子上阴茎被她的两片肉嘴唇抿住。龟头在嘴唇和舌头翻卷摩擦下酸酸麻麻的,尤其是当舌尖舔到尿道口时有一种奇特的酥痒,阴茎在她口中摩擦数次后蛋蛋里就涌上一股热流,再下去有些撑不住了,噗的一下就从她嘴里抽出阴茎。

  她扭转身子抬起屁股,早已浸淫大开的阴道口,正好对准了高昂直挺的阴茎,扑哧一下!龟头一下就进去了,当龟头顶到了阴道底部的宫颈口的那瞬间,她整个下身忽然顿了一下,就像受到重重的撞击,就在同时一股浓浓的精液终于喷射而出。

  她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噢!热!酸!酸……!」我慌忙坐身来,把她整个放到了大腿上,说:

  「怎···怎么了?」「不……不要紧的,不要拿出来。」感到屁股下面水凉凉的,是阴道里一股股黏稠的混合液体阴道口里倒流出来,沿着我的大腿根流到屁股下,把床单弄湿了一大块。

  但她坐稳屁股纹丝不动,两臂牢牢抱住我的腰,两眼眯缝满脸绯红,连小俏鼻子的几粒雀斑都变红了,把脸紧紧贴在了我的胸口,生怕我要跑了似的。

  「不···不要拿出来,在里面多摆···摆一会,暖···暖烘烘的,很惬意的……!」她气喘吁吁地把整个身子像个小猫一样偎依在我的肚子上。阴茎已经疲软了,但始终有一半没滑脱出她的阴道,就像被黏住在里面和她的阴道融为一体了,就这样她瘫倒在我的身上久久不愿离开。

  「我要和你好,一直和你好……」她口中喃喃地不知说了多少遍。

本月热播视频